消金行业不良率首次全景式披露:网贷整顿清理共债风险  持牌机构迎更优空间

机构投资陈晖|2019-11-08 14:32|12532

字体大小:Aa-Aa+

自2017末网贷行业开始整顿后,很多消费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有所上升,这或与其响应监管要求主动压缩贷款规模有关

《投资时报》记者  陈晖

乱后必治。

在中国诞生已近40年的消费金融,随着近几年互联网金融的兴起而走上发展的“快车道”。然而,网贷乱象滋生所带来的不良贷款率上升问题也受到整个行业以及监管层的关注。

那么,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当前不良率呈现怎样的状况,有哪些影响因素?

《投资时报》记者近期对此展开集中调查,总体来看,自2017末网贷行业开始整顿后,很多消费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在2018年上升,行业不良率今年上半年仍未有明显的下降迹象。

今年上半年,持牌消费金融机构鲜有披露不良情况。不过,央行《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显示,今年第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比例为1.17%,较2018年末上升0.01个百分点。能查询到的12家主要商业银行披露的信用卡贷款不良情况显示,上升的有7家;能查询到的7家主要商业银行披露的消费贷款不良情况显示,有6家上升。

2018年末,披露完整财报的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都出现上升。银行方面,信用卡损失率上升,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比例则下降。不过,《投资时报》记者查询到的14家主要商业银行中,8家信用卡不良率同比上升,7家主要商业银行中,4家消费贷款不良率同比上升。

《投资时报》记者发现,部分消费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上升与其响应监管要求主动压缩贷款规模有关。

除了贷款规模,影响不良贷款率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不良贷款额。在不良贷款额的确定中,银行相对更谨慎,持牌消费金融机构与互联网巨头旗下金融平台谨慎程度相当,有些网贷平台则在计算逾期率时未纳入代偿金额,而这部分对不良率或逾期率有很大影响。

近期,已有省份取缔或可能取缔辖内网贷平台,而网贷备案落地时间也日益临近,不合规网贷平台或逐渐出清。

政策层面,今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发布,继续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和服务,推动专业化消费金融组织发展。

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2019中国消费金融发展报告》(下称《发展报告》),从 2014年的0.02万亿到2018年的7.8万亿,互联网消费金融放贷规模增幅近400倍。随着网贷整治逐渐走入后期,以及监管加强和完善、信用体系完善,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将迎来规模继续扩大、参与机构减少、行业环境改善、共债风险降低、资产改善的深入发展时期,消费金融行业不良率的分子即不良贷款更不易形成,不良率的分母贷款额度则会继续增加,消费金融不良情况或将出现改善。

共债推升消费金融不良率

时间追溯到1981年,中国人民银行彼时即开办消费金融业务,但中国消费金融的高光时刻却是在近几年互联网金融诞生之后。互联网的便捷和迅速传播让中国的消费金融业进入快速发展期。而消费金融乱象随着网贷的野蛮生长而显现出来,其给消费金融业带来的最大风险是信用体系不完善情况下的共债风险。网贷平台频繁爆雷也影响了多头借贷的借款人在其他类型消费金融机构的借款偿还。

据《发展报告》,2017年至今,中国消费金融行业处于成熟规范期,以积极整顿消费金融行业乱象为抓手,规范行业健康发展。《发展报告》称,在2015年到2017年上半年的消费金融迅猛发展阶段,行业内出现了众多违法违规现象,严重侵犯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偏离了消费金融的本源。2017年开始,监管部门加大整治力度,对市场进行肃清。

《发展报告》显示,我国消费金融的参与者主要有三类:商业银行、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互联网金融平台。

据易宝研究院研报,2012年至2017年期间,消费金融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处于上升趋势,且上升速度远高于商业银行。其中,自2015年以来,消费金融行业的不良贷款率上升速率增加。

该研报显示,2015年至2017年,消费金融公司(持牌公司)整体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85%、4.11%、6.62%,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则分别为1.59%、1.76%、1.74%。2018年末消费金融公司行业数据目前则尚未见到。

不过,由于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信息披露有限,可查询到不良数据的消费金融公司很少,能查询到数据的消费金融公司的不良贷款率平均数则要低于上述统计。2018年末可查询到不良数据的包括兴业消费金融股份公司(下称兴业消金)、中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下称中银消金),其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28%(评级报告数据)、3.15%。

2017年末可查询的消费金融公司不良贷款率数据包括四川锦程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中银消金、兴业消金、河南中原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马上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分别为2.72%、2.97%、2.27%、0.22%、3.18%,简单平均为2.27%。

中银消金和兴业消金披露过完整的财报。据年报和评级报告数据,2016年末至2018年末,中银消金的不良率分别为3.06%、2.82%、3.15%;兴业消金的不良率分别为1.86%、2.27%、2.28%。

除了共债风险,消费金融公司不良贷款率增长的另一个原因是响应监管层控制网贷资产规模的政策精神和出于对风险的控制,贷款规模下降。

比如,中银消金2018年末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360.79亿元,较2017年末减少10.46%,2017年末则较2016年末大增50.94%。 

作为目前消费金融的主力,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则包括信用卡贷款和消费贷款。

其中,信用卡不良贷款率方面,央行《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中的信用卡逾期率可资参考。2019年第二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总额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的比例1.17%,2015年末至2018年末则分别为1.23%、1.40%、1.26%、1.16%,该逾期率在2018年并未上升。另据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9)》显示,2014年末至2018年末,信用卡损失率分别为0.99%、1.42%、1.70%、1.17%、1.27%,2018年损失率上升。

《投资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在部分地区居高不下。

中国银联旗下“银数观卡”微信公号发布的《2018年信用卡业务省份发展报告》显示,当年末信用卡不良率排名前八的省(市)中,天津、重庆、辽宁三省(市)信用卡不良率超过4%,黑龙江、北京、四川三省(市)信用卡不良率接近4%,上海和广东两省(市)信用卡不良率超过3.2%。10多个省(市)的信用卡不良率在1.8%至3.2%,占比最大。其中,天津、黑龙江、四川不良率较年初一定幅度下降,重庆、辽宁、北京、上海、广东不良率较年初上升。

具体到各家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不良率,今年上半年末,在12家披露信用卡不良率的银行当中,建行、邮储银行(信用卡透支)、交行(信用卡透支)、招行、平安银行、浦发、兴业等7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上涨,中行(信用卡贷款减值)、农行、中信、上海银行、成都银行(信用卡透支)的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下降。这12家银行期末信用卡不良率平均约为1.63%。

据银行2018年年报,当年末,在14家披露信用卡不良率的银行当中,建行、邮储银行(信用卡透支)、民生银行、浦发、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上海银行等8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同比上升,招行持平,中行(信用卡贷款减值率)、交行、农行、兴业银行、广发银行等5家银行信用卡贷款不良率同比下降。这14家银行期末信用卡不良率平均约为1.54%。

从上述披露数据的银行看,信用卡不良贷款率在2018年和2019年出现上升势头。

具体看建行和招行这两家行个案,其信用卡不良率在2015年出现明显上升,2017年下降,2018年又开始上升,今年上半年加速上升。“银数观卡”发布的数据显示,建行今年上半年末信用卡不良率为1.21%,2014年末至2018年末的用卡不良率分别为0.85%、1.08%、0.98%、0.89%、0.98%;招行今年上半年末信用卡不良率1.30%,2014年末至2018年末的用卡不良率分别为0.94%、1.37%、1.40%、1.11%、1.11%。

上述银行信用卡不良率的数据与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信用卡损失率走势基本一致。

银行消费贷款方面,在《投资时报》记者查询到的今年上半年末7家主要商业银行中,建行、农行、邮储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外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浙商银行(个人消费贷款和个人房屋贷款不良率)、上海银行、成都银行等6家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上升,招行消费贷款不良率与上年末持平。期末,剔除成都银行的19.43%,另外6家银行消费贷款不良率平均为1.03%。

2018年末7家主要商业银行中,建行、邮储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外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浙商银行(个人消费贷款和个人房屋贷款不良率)、上海银行等4家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上升,农行、招行消费贷款不良率同比下降。成都银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为18.62%,查询不到上年同比数据。期末,剔除成都银行,另外6家银行消费贷款不良率平均为0.83%。 

对于银行消费贷款不良率上升的原因,招行在今年上半年报中称,受共债风险等外部因素影响,信用卡贷款不良率较上年末上升。

而个人消费贷款不良贷款率很高的成都银行,今年上半年末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5.56亿元,较2018年末下降12.58%,2018年末较2017年末更大幅下降38.67%。 

互联网金融平台则包括电商、网络小贷、信用卡代偿机构等,也可以分为一般网贷公司、网络小贷、互联网巨头或产业巨头旗下互金平台等。

一般网贷公司大部分贷款利率偏高,风险相应较高,实际不良贷款率(计入代偿资金)较高,加之行业整顿后爆雷频频,很多公司面临清退。

互联网巨头旗下互金平台个案中,360金融今年上半年报没有明确标示不良贷款率,但是披露了期末“90天+”逾期率为1.02%。360金融年报显示,2017年末和2018年末,该公司M3+(90天+)逾期率分别为0.4%和0.92%,近几年呈上涨态势。

另一个互联网巨头旗下的平台是蚂蚁金服旗下的花呗和借呗,其ABS评级报告显示,据花呗原始权益人(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提供的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末共36期动静态池数据(只采用了花呗账单分期资产),蚂蚁花呗不良率从2015年1月逐渐上升至2016年2月的高点,从2016年3月到2017年12月又逐渐回落。

蚂蚁花呗90天不良率在2015年末至2017年末分别为2%左右、2%左右、1%左右(1.15%)。从2015年到2017年,蚂蚁借呗逾期率在2016年3月达到顶点,90天以上逾期率为0.8%左右。2015年末—2017年末,蚂蚁借呗90天以上逾期率分别为0.5%左右、0.6%左右、0.5%左右(0.47%)。


谨慎确认不良贷款

从计算方法来看,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率是如何得出的?

不良贷款率的计算公式为:不良贷款余额/贷款余额。因此,如何确定不良贷款余额,影响着消费金融公司的不良贷款率。

目前能查询到披露了完整报表、不良贷款率或相关数据的消费金融公司包括中银消金、兴业消金。

据中银消金2018年年报,当年末该公司贷款余额360.79亿元,不良率为3.15%,依此计算,不良贷款余额为11.36亿元,与年报中公布的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余额11.35亿元相当。

兴业消金2018年年报显示,其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为206.94亿元,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为4.66亿元。据中诚信国际评级公司评级报告,2018年末,兴业消金不良贷款余额为4.7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28%。据此计算,兴业消金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的比值为1.01。

总结上述两家消费金融公司不良贷款的确认方法,其不良贷款比较接近逾期90天以上贷款。

信用卡不良贷款具体如何确定呢?

用建行、招行、上海银行举例,其不良贷款/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比值今年上半年末分别为1.49、1.24、1.09,2018年末分别为1.66、1.27、1.27。这三家银行数据显示,其对不良贷款的确定较上述两家消费金融公司更审慎,但今年上半年比值下降,可能意味着其资产质量承受了更大压力。

互联网金融公司如何确定不良贷款呢?

比如,360金融今年上半年报显示,该公司期末“90天+”逾期率为1.02%,计算时未计入逾期180天以上的贷款。该“90天+”逾期率或相当于不良贷款率。

据蚂蚁花呗和借呗ABS评级报告,蚂蚁花呗有“90天不良率”的表述,可能也是以“90天+”逾期贷款计为不良贷款。 

相较而言,银行在确定不良贷款时更审慎和严格,但消费金融公司确定不良贷款时较一般互联网金融公司更审慎,较其中企业巨头旗下互金平台更审慎或相当。

不良应对更趋完善

随着网贷整顿最终结果逐渐显现,中国消费金融行业的环境或将渐渐明晰,各机构自身举措和监管政策也将更趋完善。

据上述《发展报告》,中国的消费金融可以分为探索期、试点期、快速发展期、成熟规范期,2017年至今为成熟规范期,以积极整顿消费金融行业乱象为抓手,规范行业健康发展。

目前消费金融贷款不良率偏高,与我国消费金融存在的问题有关。

《发展报告》显示,我国消费金融发展存在的问题包括多头借贷与资金违规使用等。有数据显示,多头借贷用户的信贷逾期风险是普通客户的3—4倍,贷款申请者每多申请一家机构,违约的概率则会上升20%。同时,多头借贷与征信体系不完善以及竞争的加剧有关。多头借贷导致资金供给超过了消费者的真实资金需求。为按期履约,消费者甚至采用“以贷还贷”的方式,导致风险不断积累。而且,近几年消费金融被违反用途挪至房市等投资渠道的现象也较为突出。

为解决我国消费金融存在的问题,《发展报告》建议:完善监管政策,按照“金融业务由持牌机构开展”的总体原则,出台相应管理办法;加强消费金融业务信用风险管理,引导消费金融机构以真实消费场景为支撑拓展业务;加强行业信息共享,避免过度授信、多头授信,将消费金融信息纳入统一的社会征信体系;完善多层次征信体系,建立并完善消费者个人信息数据库,实现不同机构之间的数据共享,有序开放政府数据资源;消费金融机构应构建完善的风险控制系统,“重流量、轻风控”的思路有问题,美国次贷危机就已充分揭示了居民部门过度高负债可能带来的巨大风险,消费金融机构应真正立足于“以客户为中心”。

相较西方发达国家,中国的消费金融起步晚很多,消费信贷占消费支出的比例低不少,在控制不良率方面中国可以借鉴西方国家经验。

以美国相关机构为例,其应对不良的主要办法包括:机构运营方面,找到合适的客群,比如第一资本(Capital One)用信息技术寻找优质循环客户;不良处置方面,采取资产证券化、个人消费不良贷款处置的细分市场、专业不良资产投资机构等渠道和解决方式。


陈晖
《投资时报》记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