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航混改第一样本淬炼记:东航物流五年改革求变的别样故事

上市公司邓妍|2021-06-11 14:14|162635

字体大小:Aa-Aa+


对于国内众多航司而言,东航物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经验,有哪些值得借鉴?东航物流管理层再三强调的商业模式突围之路,又有哪些要诣值得深度领会?


《投资时报》记者  邓妍

这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标杆性企业样本。

6月9日,中国“民航混改第一样本”——东方航空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航物流,股票代码601156.SH)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正式挂牌上市,股票发行数量1.588亿股,发行价15.77元,开盘价18.92元。

开盘一小时内,东航物流便收获涨停,总市值达360.5亿元;6月10日,东航物流再度涨停,总市值逼近400亿元。

为何这家看上去处于传统业务领域的公司,能受到资本市场如此高热度的追捧?背后,究竟藏有哪些奥妙?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作为中国第一批国企混改试点企业、中国民航首家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企业,东航物流登陆A股市场,不仅标志着该公司已顺利完成“三步走”的“混改”路径,正式成长为一家公众性公司;同时,也标志着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东航集团)成为首家实现航空客运和航空物流两项核心主业“双上市”的国有大型航空运输集团。

令人瞩目的还有,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淬炼、重生,目前,东航物流已实现航空货运资源专业化经营,并通过标准服务、时限产品,打造出“空陆、空空联运”的骨干快运服务网,而该公司多年着力锻造的新商业模式——“大数据+干线运输+现代仓储+落地配”,不仅成功助其突围,更结下累累硕果。

东航物流过去五年来究竟摸索了哪些航空货运改革经验?对于国内众多航司而言,东航物流混合所有制的改革经验,又有哪些值得借鉴?东航物流管理层再三强调的商业模式突围之路,又有哪些细节要诣?

带着上述问题,2021年5月下旬、6月上旬,《投资时报》记者往返京沪两地,分别对东航物流管理层、联想控股管理层展开深度对话。

答案,颇有深意。

详解五年混改“三步走”

作为一家现代综合物流服务企业,总部位于上海的东航物流,前身可追溯至1998年组建的中国货运航空有限公司(下称中货航),这是中国民航成立的首家专业货运航空公司,以上海两个机场为基地开展业务。

2012年,东航集团在中货航基础上展开整合,将旗下其他物流相关资源融合一体,建立了新的东航物流平台。

2015年9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提出结合电力、石油、民航等七大领域改革,开展放开竞争性业务,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示范。一年之后的2016年9月,首批混合所有制改革“6+1”试点名单正式出炉,东航物流成为民航领域首家进行混改的试点企业。

《投资时报》记者采访获悉,自东航物流成为全国首批、民航首家混改试点企业始,东航集团即确立了“三步走”的方案推进东航物流混改。

第一步为股权转让阶段。东航集团专门成立产业投资公司东航产投,以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受让东航股份持有的东航物流100%的股权,2016年11月,东航物流实现从上市公司的剥离。

第二步为增资扩股阶段。2017年6月,东航物流通过产权交易所成功引入联想控股、珠海普东物流、德邦股份、绿地金控、君联资本五家非国有资本并同步实施核心员工持股。此举意味着东航物流混改全面落地,同时,由于引入了产业链价值链的协同力量和升级要素,放大了国有资本的带动力和影响力。

第三步,系改制上市阶段。2018年12月,东航物流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革;2019年6月,东航物流正式向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2021年3月11日通过证监会发审会审核,5月7日,获证监会核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批复。

至此,历时五年的混改“三步走”,圆满完成。

混改完成之后,直观呈现的结果如何?

记者注意到,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东航物流业务已涵盖航空速运、货站操作、多式联运、特种仓储、跨境电商、供应链服务、航空特货解决方案和产地直达等领域。2016至2020年,东航物流营业收入由58.37亿增长至151.1亿,营业收入年均增长26.84%;利润总额由4.85亿增长至36.38亿,利润总额年均增长65.48%;资产负债率由85.88%下降至37.39%,净资产增长6.72倍,一举扭转了航空货运“十年九亏”的被动局面。

混改雪藏细节首度揭秘

于外界看来,企业活力、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均显著增强的东航物流,无疑为国企混改积累了可复制、可推广的混改经验,尤其对于正在推进混改、分别脱胎于国航、南航的国货航、南航货运而言,更具示范效应。那么,东航物流究竟有哪些可借鉴之处?

在东航物流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李九鹏看来,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首先让东航物流实现了体制机制的重要转变,不仅健全了企业法人治理结构,推动现代企业制度建设,还大幅提高了运行效率、激发出企业内在活力;其次,东航物流建立了市场化的薪酬管理体系,通过员工持股等方式,建立并完善了中长期激励机制。

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通过混改引入的非国有投资者与东航物流航空物流主业存在潜在的业务合作机会,通过国有和非国有航空物流全产业链的业务整合,有利于进一步帮助该公司打造航空物流行业生态圈。

《投资时报》记者查阅Wind资讯数据了解到,截至6月9日,在东航物流的股东版图中,控股股东东航产投的股本占比为40.5%,排名第二的联想控股占比18.09%,持股比例同为9%的珠海普东物流、天津睿远分列第三、四大股东,德邦股份、绿地金控以同样4.5%的持股比例,列第五、六席;联想控股旗下君联资本以4.41%的持股比例,位居第七席。

为何在混改过程中,东航物流会引进联想控股作为第二大股东?作为中国领先的大型投资集团,联想控股又为何会参与东航物流改革进程?

李九鹏向记者透露:“对东航物流而言,混改并无先例,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而联想控股走过的路径其实就是国有企业体制机制改革之路,所以,选择联想控股,实际上是希望学到相关经验。”

显然,东航物流的考量,不仅限于此。

作为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联想控股已投资数以百计企业,其中不乏跨境电商、生鲜冷链等领域的企业,它们与东航物流存在着合作或互补关系。东航物流希望通过与联想控股的牵手,与联想控股大家庭的诸多企业及其他通过增资扩股进入的股东,共建协同发展的生态圈。

这样的想法,某种程度而言,与联想控股不谋而合。

联想控股董事长宁旻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联想控股从1984年开始逐步实施股份制改革,自身具有丰富的混改经验。此外,联想控股及旗下基金兼具很多对其他国有企业投资混改的经验,典型案例有石药、中联重科、陕鼓动力等,有很多经验可供参考借鉴。

“在接触过程中,我们还了解到,东航集团推进混改的决心非常坚决,不仅提供了一个宽松环境,还推动东航物流做了一系列改革;同时,东航物流拥有一个优秀的高管团队,物流行业也孕育着很大的市场机会,过往,联想控股及旗下基金公司已经投资了不少物流企业。基于这些原因,我们选择参与了东航物流混改项目的投资。”

《投资时报》记者了解到,自2017年6月投资东航物流后,联想控股与东航物流大股东东航集团以及其他参与混改的股东一起,为东航物流做了积极赋能。

据宁旻介绍,除了在机制方面推动并帮助东航物流从董事会层面,建立起多项市场化机制之外,在理念层面亦与东航物流交流良多。

“市场化改革,团队的理念形成很重要。上下能否统一思想,能否真正按混改要求、按市场化要求去开展业务、设计战略、去推动公司一系列改革的实施和落地,非常重要。这方面,我们提供了很多帮助,比如柳传志柳总亲自去东航集团讲课,比如我们把东航物流纳入到联想控股整个投管生态体系中,邀请东航物流的管理者参与各种交流和培训等等。”

其三是业务层面的互动。宁旻向《投资时报》记者透露,联想控股会利用自身版图构筑的生态圈、生态体系,在投资、业务等方面为东航物流提供合作与协同。其中最典型的案例是联想集团(Lenovo)与东航物流在供应链方面开展合作,还有佳沃在生鲜方面与东航物流展开的合作和协同,“这是我们能赋能给东航物流的重要优势之一。”

三大业务板块各呈亮点

经历一系列改革之后,破茧成蝶的东航物流,主要业务发展如何?未来,是否能持续保有成长潜力?

据东航物流管理层向《投资时报》记者介绍,目前东航物流的主营业务可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航空速运、地面综合服务和综合物流解决方案。

其中,第一大板块航空速运业务主要通过全货机运输和客机货运业务两种形式,为客户提供航空货运物流服务。

记者了解到,全货机运输主要由中货航的10架货机执行,客机货运业务则主要依赖于东方航空的全球航线。截至2020年末,东航物流经营着14个国际城市的全货机航线,同时经营着东航725架飞机至日、美、欧、韩、东南亚、国内等航线的客机货运业务。

作为航空速运的延伸服务,东航物流的第二大业务板块——地面综合服务主要是为客户提供货站操作、多式联运和仓储业务。

而第三大板块、综合物流解决方案板块主要包含跨境电商解决方案、同业项目供应链、航空特货解决方案和产地直达解决方案服务。《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李九鹏在介绍相关情况时,对跨境电商、产地直达解决方案着墨颇丰。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消费需求的升级,跨境电商发展迅速。据了解,东航物流跨境电商解决方案业务不仅布局很早,已构筑针对电商客户需求提供的包括跨境直邮进口、出口小包等跨境进出口双向全程物流服务,且这项业务过去几年增速迅猛。

此外,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进口水果、生鲜逐渐受到消费者青睐,并带动了产地直达解决方案业务的发展。记者了解到,目前,东航物流产地直达解决方案业务对象包括南美、北美及东南亚的水果、海产品等。这项业务的主要客户包括商超类客户及知名电商类客户、大型贸易商和货运代理人等。

2018年至2020年,东航物流生鲜产品进口量分别为1.98万吨、2.03万吨及1.24万吨,东航物流生鲜产品包机数量分别为168架次、175架次及182架次。



立足商业模式创新激发活力

引起《投资时报》记者注意的是,作为一家航空物流企业,东航物流在科技赋能方面,一直持续用力。

典型如,依托于智能化信息技术,东航物流的货站操作业务已开始逐步应用体积自动测量技术。通过对货物进行三维建模、图形拟合、模量计算,能够极大减少测量时间,降低测量复杂度和人工出错率,有利于提高准确度并将测量结果快速对接至系统。

再如,东航物流的多式联运业务着力打造车辆智慧物联平台,这一解决方案能够实现公司车辆监控、车辆报表管理、司机报表管理、安全管理、油耗管理等多种需求功能,极大提升运行车辆的管控效率,为采集数据创造更多价值。

作为一名航空物流业的资深从业者,在李九鹏看来,中国航空货运业在2004年至2013年一度陷入“十年九亏”的被动局面,主要原因并非规模效应不足,而更多在于商业模式的局限。

基于东航物流管理层对商业模式认知的普遍共识,自成立伊始,该公司便在航空物流业务瘦身提质和商业模式创新方面,不断做出探索和实践。

《投资时报》记者采访获知,东航物流在商业模式的求变方面,几乎贯穿了整个改革历程。如早期通过对中货航持续压减过剩运力实现收入质量提升;在传统业务板块之外,成立专注新兴业务的东航快递与物流事业部,全力打造东航“快供应链平台”和高端物流解决方案服务提供商。

李九鹏透露,通过混改,东航物流已锻造“大数据+干线运输+现代仓储+落地配”新型商业模式,并证明了商业模式转变是打破航空货运企业困局的最佳选择。

正如东航集团董事长刘绍勇所言,“东航物流的上市不是混改的终点,而是深化改革的新起点”。在新的起点之上,新的商业模式还将迸发出哪些增长潜力?

这,或许是未来资本市场,持续聚焦的重点。


邓妍
《投资时报》记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