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引擎启动! 粤港澳大湾区现五大产业投资方向

上市公司周运寻|2020-09-07 14:30|42045

字体大小:Aa-Aa+

随着全球制造业价值链深度调整,珠三角多城除了将稳固装配生产能力和物流运输供应能力外,还将目标瞄准高精尖材料、核心零部件、高端工业设计和工业互联网等硬科技市场,这无疑将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向着国际一流湾区、世界级城市群升级迭代

 

《投资时报》研究员 周运寻

 

张先生是深圳一家咨询公司的负责人,日常为当地企业提供包括跨境业务在内的咨询服务。近些年他关注到,随着深圳地价、厂租、人工等成本逐渐走高,越来越多制造业企业选择将部分业务迁至异地。诸如在深圳保留“研发中心”,将“制造工厂”迁至东莞、惠州等地的动作,正在成为部分粤港澳大湾区(或称大湾区)企业控费增效可以参考的“上佳方案”。

 

当然,制造业内迁的内涵绝不仅限于粤港澳大湾区一地,当国家发展改革委于近日正式批复《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构建“大湾区主要城市间1小时通达、主要城市至广东省内地级城市2小时通达、主要城市至相邻省会城市3小时通达的交通圈”已经箭在弦上,这样的协同效应和凝聚力,无疑将引发大湾区持续性的产业升级以及技术变革。

 

更关键的是,随着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深度调整,珠三角这个“世界制造业中心”,除了将稳固装配生产能力和物流运输供应能力外,还将目标瞄准高精尖材料、核心零部件、高端工业设计和工业互联网等硬科技市场,这无疑将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向着国际一流湾区、世界级城市群升级迭代。

 

可以看到,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时间,广东省产业升级趋势明显,先进制造业、高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占比不断提升。同时,广东省科技创新政策实施步伐一直领先全国,在政策带动下,广东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创新的前沿阵地,并且由于知识的正外部性和溢出效应,还带动了中国其他地区科技进步。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熟湾区在国家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分析人士认为,对粤港澳大湾区而言,随着中国积极调整区域战略方向,逐渐摈弃传统的“均衡”思维,更加注重打造经济增长极,推动城市群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将迎来更大的发展机遇,其战略性地位也将进一步提升。

 

纵览大湾区

 

粤港澳大湾区由“9+2”组成,包括广东省广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东莞市、中山市、江门市、肇庆市(以下称珠三角九市),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该区域以7000万人口、超10万亿元的GDP总量为人称道。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相比国内其它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主要有四方面的区位优势。其一,人均 GDP、经济密度和城镇化率均居国内城市群首位,经济基础好,发展潜力大。其二,珠三角九市是中国内地外向度最高的经济区域,而中国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经济体之一、国际金融和贸易中心,中国澳门是世界旅游休闲中心、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服务平台,这样的多元优势是其他区域鲜有的。其三,粤港澳大湾区毗邻东南亚,侨乡资源优势明显,有利于就近整合东南亚的资源和市场。其四,该区域科技创新产业发达,2018 年仅广东地区的高科技产业企业数已达8525家,仅次于浙江位居全国第二;高新技术企业进出口金额达4708亿美元,远高于浙江。

 

在这一基础上,粤港澳大湾区的政策目标已由前期巩固经济基础向打造世界级城市群演进。

 

不过,也应注意到,大湾区内部各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差异颇大。从GDP来看,既有接近3万亿元的中国香港,也有仅为2248.80亿元的肇庆。从产业结构看,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的服务业占比均超过90%,而珠三角九市仍以制造业为主,且各有侧重。

 

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人口红利逐步减少之际,制造业向更低成本地区内迁以促成原有制造业的升级,是大湾区发掘经济潜力的必由之路,因此大湾区内部产业互补和升级潜力存在巨大空间。而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的出台显示,大湾区在制度设计、基建、人员流动、跨境投资、医疗、教育、科研领域均有宏大规划。

 

区域协调发展

 

事实上,纲要的出台正建立在重塑中国区域经济大格局的基础上。

 

联讯证券在其针对粤港澳大湾区的系列研报中表示,新区域战略不再过度使用行政手段来促成区域间的均衡发展,而是重新审视效率和公平的关系,鼓励各类生产要素流动和提升配置效率。先撬动以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为核心的中国经济增长极,再通过经济带之间的传导和协同,让各大城市群在市场力量带动下共同发展。

 

纲要就很好地践行了“促进要素充分流动”和“注重协同效应发挥”的区域发展理念。一方面,通过基础设施、金融市场、科技创新互联互通等多方面措施,促进人才、资本、信息、技术等要素全方位流动。另一方面,通过错开区域内城市的战略定位,实现差异化竞争和优势互补,有利于协同效应的发挥。

 

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来看,按照规划,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将建设虎门大桥、深中通道与港珠澳三座大桥来联接港澳与珠三角九市,并构建以高速铁路、城际铁路和高等级公路为主体的城际快速交通网络,力争实现大湾区主要城市间1小时通达。

 

港珠澳大桥开通运营以及前述提到的《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的批复,无疑显示出相关交通互联项目正在有序推进开展,这将进一步提升区域内通关便利化水平。

 

从科技创新互联互通来看,粤港澳大湾区的重要定位之一就是国际科创中心,因此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加强科技创新合作,建设“广州—深圳—香港—澳门”科技创新走廊,帮助科技创新要素跨境流动。

 

根据粤港澳大湾区规划,“9+2”组合各有定位,例如香港是“国际金融、航运、贸易和国际航空枢纽”,广州是“综合性门户城市”,深圳是“国家创新型城市”,佛山、东莞等更偏向于制造业等等。通过对城市进行差异化战略定位,可以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和同质化竞争,亦有利于发挥地区间优势互补和协同效应,最终实现1+1>2的效果。

 

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定位与空间布局

资料来源:《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民生证券研究院

 

五大投资方向

 

整体来看,通过对粤港澳大湾区产业结构及发展潜力进行研究,来自民生证券、联讯证券、粤开证券、方正证券、天风证券的分析认为,包括交通基建、房地产、高科技制造、生物医药、休闲旅游等在内的五大行业有望受益。

 

据《2020年广东省重点建设项目计划》显示,2020年粤港澳大湾区重点建设项目中,城市轨道交通、高速公路、国铁干线和综合交通枢纽项目投资额分别达627亿元、496亿元、175亿元和125亿元。纲要也明确将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以及构建现代化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作为未来大湾区建设重点。随着交通基建的加速推进,与交通基建产业链相关的建筑建材、工程机械和轨道交通板块机会凸显。

 

而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升及城市更新项目的渐趋释放,亦为房地产板块带来发展空间。总体来看,深耕大湾区城市群及区域内土地占比较高的龙头房企及区域龙头均值得关注。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Wind数据统计的A股大湾区成份股注意到,截至8月26日,前述100家公司中共有74家公司52周股价呈上涨趋势,占比74%,区间成交额均超百亿元。其中房地产公司有八家,仅两家公司52周股价呈下跌趋势,其余均为上涨。

 

制造业方面,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珠三角地区经济具有明显的外向型特征,在如今全球经济环境变化影响下,加快转型升级也成为危中之机。

 

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产业底色,促进传统制造业向先进制造业转型升级是当前大湾区产业发展的主要任务。民生证券研报显示,电子信息产业或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深化经贸、技术创新、投融资合作的产业高地,集成电路、物联网、平板显示、5G 等领域将率先突破关键技术,实现转型升级。

 

而在生物医药方面,粤港澳一体化发展给医疗服务机构带来机遇。同时,大湾区老龄化严重,养老投资亦值得关注。

 

在休闲旅游方面,粤港澳大湾区五大战略定位之一即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这突出了旅游行业在大湾区建设的重要地位。随着大湾区建设深化实施,在大湾区布局资源的休闲旅游企业有望迎来利好。

周运寻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